鬼叫狗哭 求人办事

 

鬼叫狗哭 求人办事

 

 

一、鬼叫

民国卅[sà]一年(1942)春,江西广丰二十四都,是军三分校十七期学生二十二总队所在地。

某夜,我接卫兵,交班的对我说听到鬼叫,原以为他胡扯;没多久突然听到一声打出娘肚皮来从不曾听过的凄厉叫声,有点像猫头鹰夜啼,使我头皮发麻,这是什么?

在七八分钟里叫了五六声,我端着枪,既不敢动,又不好意思叫人,突然想到是不是那个枪毙鬼在作祟?

原来前几天有一个土匪在前面广场上被处决。他生前作案累累,抓到后曾经关在我们队上,听说他会飞檐[yán]走壁,所以把他綑紧倒吊在梁上,他一动,屋子都会震动。那时学生用的是俄造步枪,加上刺刀长过我们身高。值班卫兵就拿枪对着他,有时他要喝水亦没人理。我知道他逃不掉,轮到我看管就拿杯水餵他喝,我亦听不懂他说的乡音,从他眼色知道他是感激的。

后来他被枪毙了。听说主审要他悔改,说出主犯,可以免除死刑,不想他竟大声说:「二十年后又是一条好汉!」从容赴刑,死后就埋在前面草地里。

想到这里,突然又听到叫了一声,比先前哭声远。听人说鬼叫声越远,则鬼离你越近;当时我就壮着胆说:「你叫什么?还记得我给你喝过水吗?你死得又不冤枉!好啦!明天我们会给你烧纸,安心去吧!别叫啦!」说也奇怪就此没有声音。

第二天黄昏,我们几个同学在埋他的小土堆前替他烧了纸,默祝他早早超生。大家一谈,原来已经叫了几个晚上,不过烧纸以后就没听过这种叫声。

 

 

二、狗哭

民国卅[sà]二年(1943)秋,在浙东金、兰前线,半夜里传来狗吠声凄厉,听了非常不舒服,难道是日军进袭?披了件衣服出去查勤。看见那哨兵缩在屋檐下,就责问他为什么不在岗位?他吓得话都说不出来,只是指着前面叫我看。

前面百多公尺有两棵大树并立,那里月色朦朦,一条狗对着树扑上去,退下来,反覆如此,凄叫不停,这就是俗称狗哭,声音实在难听。

一个多月前的往事,突然出现在脑海。有天早晨连长叫我去做监斩官,枪毙一个逃兵,那是军校里没有的课程。怎么办?只好请教老班长,他就带了两个兵押了犯人走,要我跟在旁边看就行。

走出村庄就在那两棵大树前,老班长叫犯人跪下,一个兵正举起枪来,他突然回头叫:「等一下,请排长写信告诉我妈,只说我是病死的,不要说被枪毙。」我当时答应。

他刚扭转头,枪声响了,跪着的人突然弹立起来,仰身后倒,血泊泊从前胸大量流出,露出一根大肋骨,脸色苍白,就像一只气球漏了气,一个壮汉立时缩了形,却是不断气,好多血泡从嘴里冒出来。

这时老班长亦傻了眼,我却急中生智立时发令:「给他补一枪!」不想第二发打中地面,第三枪才结束生命,就埋在大树附近乱葬岗上……

哎呀!还没给他家里写信!连忙对着大树默念:「对不起,不是我不写信,我找不到你四川的地址,明天绝对想办法找,一定会告诉你母亲,你是急病死的,放心吧!」之后狗不但不叫了,还绕着我脚走呢。

(王芝祺 一九八八.八.廿七)

 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