念佛,什么都不要想!

 

 

专念佛人,什么都不要想,只管念佛。

归命弥陀,命由佛主,何须自己去想?

以名即佛,即“人法并彰”之活佛,故想与不想,佛都在名号中,念佛与佛同命,念佛与佛同体,与阿弥陀佛成了生命共同体,所以想都不要去想,耗心耗神怪累的,口称即是!

就淡淡地念南无阿弥陀佛。

顺佛愿,就是口称南无阿弥陀佛。口称南无阿弥陀佛了,顺佛愿了,这就完了;剩下的全由佛作,别替佛想,别替佛作,就安心、安乐、安然的念着佛而待命,待时节到了,阿弥陀佛自然来请,自然来接,绝不失约!

阿弥陀佛,本来就没有离开过念佛人,时节因缘一到,阿弥陀佛只须把你的业障眼打开,就看见佛了,就这么简单,这就是阿弥陀佛现前,这就是佛来迎了。

念佛人,要还愚痴生极乐,勿自仗聪明智慧,须抛之于东洋大海之外,学愚夫愚妇,老实念佛;如王呆头傻傻念佛,呆呆念佛,没心没肺,毫无心思,怎么会累呢?

念佛本不累,凡觉累者,都是人的妄心所作也,妄念所使也!

念佛人见人,是法中见人,不是人中见人。法中见人,都是法人;人中见人,都是俗人。

念佛人见佛,是名号中见佛,阿弥陀佛闻称我名号之人,应声即现在目前;佛亦名号中见人,阿弥陀佛闻称我名号之人,光到佛到愿力到,唯摄念佛人不舍。

人见佛是佛,佛见人也是佛,是未来佛,是自性佛,是人中芬陀利华,这是佛眼看人,看一切众生。

名即佛,即“为物身”之活佛。所念的佛在六字名号的体中,念佛的我也在六字名号的体中,念佛人与佛同在名号的体中,还用的着想着到处找佛吗?

佛叫你见与不见,是时节因缘的问题,平时没有特殊的因缘,佛不令你见;临终佛令你见,那是佛的愿,佛与众生的约定。

正觉阿弥陀,法王善住持,念佛自然进入自动化的佛系统,这是法尔自然的事情,这是为物身佛的事情,这是名号独运的事情,我们无须替佛操心,什么都不要去想,只管轻松自在的念佛即是。

佛法是心法,故佛说:“是心作佛,是心是佛”。在净土念佛法门,是心念佛,是心是佛,心佛一体,机法一体,心法一体,全在为物身的名号中,哪里还有佛啊,我啊?哪里还有我啊,佛啊?

念佛当下一体不离,如“共命之鸟”,生命共同体。

还用去想吗?什么都不用想!

“佛以一音演说法,众生随类各得解”。

“南无阿弥陀佛”,即法即佛,活法、活佛。

善听法的人,听的是活法,自然听法听的欢喜;不善听的人,听的是死法,自然听的枯燥无味、无欢喜。

知名即佛的人,念佛念活佛,则念佛念的欢喜,念佛念的自在;不知名即佛的人,所念名是名、佛是佛,则念佛念的就不欢喜,就不自在,且活佛也念成了死佛,非佛死,是人的心死。

有的人念佛念的苦累,就在于此。念佛与活佛一体不离,哪里还有苦累?

念佛念的佛是佛,我是我,佛我不相关,自然念的苦累。

有的人念佛念的安心自在,有的人念佛念的不安心不自在,亦在于此。

心活则法活、佛活,心死则法死、佛死。活佛都叫你念死了,岂不自己也被念死了?

这个“死”,不是生死的死,是僵化,死板,不活泼的意思。固化、僵化、不灵活、不灵动、不神变,即是“死”。

佛随心动,佛随心变,佛随心应,心作佛,作活佛,心中所应现的自然是活佛,活灵灵的佛。

佛本来是活佛,看心作何变?

犹如天上本来有太阳,如如不变,然人皆盲人,心作有太阳,心中就有太阳;心不作有太阳,心中就没有太阳。佛活灵灵本无碍,是碍在众生心也。

佛活灵灵常在,是众生心自局不在。

 

佛笑你啊,傻孩子,明明佛爸在,偏说佛爸不在。张口叫“南无阿弥陀佛”,佛爸即现前了。“南无阿弥陀佛”即活佛、活爸,已“南无阿弥陀佛”了,岂不是佛爸现前了吗?

所以啊,凡夫心自局自碍,弄的自己心神不宁,胡思乱想,颠倒错乱,不安心,都是偷心未死,心不老实,自作聪明惹的祸。

老实念佛,守愚念佛,什么也不想,时时天天,从早到晚,从晚到早,南无阿弥陀佛、南无阿弥陀佛,很平凡、很平淡、很平实、很平常,且又很潇洒,很轻松,很自在,很安逸,很洒脱,很逍遥,很欢喜。

佛说念佛者,“至心信乐”“信心欢喜”,“欢喜踊跃”,念佛是欢乐、欢喜的法门,怎么念佛会不欢乐、不欢喜呢?

是不会念佛,不懂念佛,不知道念的这尊佛多么伟大,多么了不起,多么不可思议,念佛佛护,念佛平安,念佛福满,念佛慧满,念佛功德满,念佛了生死,念佛绝轮回,念佛成佛,闻者必然大欢喜、大踊跃!

想与不想,念佛自然如是!

 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