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位慈母的布施 (舍子出家)

一位慈母的布施 (舍子出家)

在读星云大师传记的时候,看到里面有一句大师的母亲说的话:“大家对我这么好,我没有东西可以送给你们,只有把我的儿子送给大家。”看到这段话时,我泪流满面。

无独有偶,看到关于海涛法师的一个视频,只记得大体的意思:海涛法师对着镜头说:“很感恩我的儿子以及以前的同修。

其实他们都很爱很爱我;但当我坚决出家时,他们也都能平静地接受,把我布施给了佛教。”

这于我也是有切身体会的。想起我出家时,当时家人也是强烈反对的。

母亲曾说:“你想去做和尚,除非我不在这个世间了!”是的,我们每一个人都很平凡,没有一个人不爱自己的孩子。母亲当时对佛法不了解,她很难想象,自己的儿子怎么变成了只在电视里才见过的和尚了呢?

母亲是一个农村老太。

自从父亲前几年去世,她大多数时间都是一个人住在家里。

我和弟弟都在外工作,只有过年过节时才回家去陪陪她。

我学佛后,有次回去陪母亲住了半年,但实在是感觉这样的日子没有多大意义,便以出外工作为由骗着母亲及家人来到了弘愿寺。

几个月后,给家人打了一次电话。电话的那一头,母亲一直在责问,她隐隐约约能感觉到我没有在工作。我无言以对,她便一直数落我,过了好一会我把电话挂了。

 两个月后,终于在师父座下剃度出家,感觉我的生命又获得了一次重生。出家后的日子过得很平静,很安然,我喜欢这样的日子。

过了一段日子,由于要回家处理一些事情,便回到了家里。记得见到母亲时,我们都很安静,我静静地看着她——她头上的白发增添了不少。在我的记忆里,母亲的眉间一直都是皱着的,这次见她眉间锁得更紧了。

 

 

  母亲上下打量了我好一会,开口了:“怎么变成了这番模样?看你怎么去见人!”我说:“妈,没事,做和尚挺好的。”“好什么好!你不怕见人,我还丢不起这个脸呢!”这次在家里住了几天,我劝母亲念佛。她没怎么念,只是在杀鸡或剁动物时会念上几句。

“鸟长大了,翅膀硬了,想管也管不了了。他想干什么由他去吧,我有什么办法呢。我想出家也不是什么坏事吧。”这是我在房间里听母亲跟邻居大妈聊天时说的。

后来,在寺里也给母亲打过几次电话,每次谈话的内容基本上都差不多:母亲先会问我过得怎么样,接着便是把村里张家长李家短的数个遍;

有时说六伯得了癌症,住在医院看不好,现在只有在家里等着媳妇照顾,平时媳妇也没给过好脸色,哎!活活受罪;三公也不知道得了什么病,前几天才走。“他们都还有个人在家看着,我呀,到时死了,臭了都没人知道!”我每次都只有劝她念佛,说:“念佛阿弥陀佛会保佑你。你儿子都出家了,阿弥陀佛肯定会把你照顾好的。”她也只是有一搭没一搭地偶尔念一念。

  对于我出家,母亲也已默许,我想也平静地接受了现在的我吧。今年夏天,姐姐陪她一起到弘愿寺来看我。这次她很高兴,因为我满了她的一个愿——在村里没有听说谁坐过飞机的,这次我给她们订的是机票。

到弘愿寺她还很兴奋地跟我讲在天上看到的云,还有地上的种种景象都很漂亮。母亲在弘愿寺住了半个月,期间她有跟大众一起上殿,过堂。这半个月,母亲还是挺欢喜的。

很感恩母亲把我布施给了阿弥陀佛。她虽然没有像星云大师的母亲那般博大的胸襟,在几万人面前说把儿子送给大家,送给佛教;但她也欢喜地接受了一个出家的儿子。我想,终会有一天,母亲会爱屋及乌,像接受儿子出家一样,也接受阿弥陀佛布施给我们的极乐世界。

 

最大的布施,就是把“我” 布施出去, 也就是舍了我。只要舍我,不必舍房、舍钱……一切不必,布施已经圆满。有我才有我所,“皮之不存,毛将焉附”。既已舍我,一切皆舍。但“我”并非实存,只是一个虚妄观念,故说“布施波罗蜜,即非布施波罗蜜,是名布施波罗蜜。”
>>>>摘 自:净 土 宗 弘 愿 寺 网 站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