面对恶犬念弥陀

看到《联合报·缤纷》版刊出的「恶犬,和我结下梁子」,不禁勾起早年被狗追的梦魇,幸运的是,如今我已清醒,独门妙方是「向恶犬示好」。

我生长乡下,小时候虽然不喜欢狗,但也不怕狗。直到念初二那年,有天晚上去朋友家,离开时,被她家的大黑狗追逼,冲入香蕉园,惊声尖叫,连滚带爬,差点命丧狗嘴。

从此,我对狗的定义是「凶神恶煞」,即使远远看见娇小可爱的博美狗,也会肾上腺素急速上升,慌忙寻求遁逃之计。

孩子小时,我们曾短暂养过两次狗,一次为期一周,但小狗病故了。另有一次,只养了三天,因不忍看它老是被家里的猫欺负,而送人了。

如今想来,或许是我心中的恐惧,让它们无法在我家「安居」吧?有一次带孩子去近郊健行,来到一处小木屋,忽然杀出三只大恶煞,对着我们龇牙咧嘴,狂吼猛吠,孩子吓得步步后退,我也手脚瘫软,可是我必须强装勇敢,才能保护孩子。

我们躲得远远的,等待路过的山友,以便合力喝退恶狗。但等了好久,就没半个人经过。这时,脑中闪过「阿弥陀佛」,于是遥对三只恶煞,与孩子一起念:「阿弥陀佛,好朋友。」

说也奇怪,渐渐地,吠声转小了,三只狗最后转身回木屋。而我,也从怕狗的噩梦中转醒。

从此,「阿弥陀佛」成了我的护身符,每当遇到恶犬,只要对它诚心念几遍,往往都能平安过关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