宗道法师 | 一则“一声称念罪皆除”的典型案例

昨天从弘愿寺回北京,因为要转去泾县高铁站坐车,客堂安排了宗永法师送我们一行。

宗永法师年纪不大,看起来很清爽,质朴,阳光。

车也开得格外平稳,竟丝毫感受不到忽然加速或突然减速(小精灵说一路睡得都特别安稳)。

我坐在副驾,便和这位年轻的法师聊了起来。

我:法师哪里人?

他:内蒙古包头的。

我:出家几年了?

他:今年月岩寺剃度的。

我:哦,那受戒了吗?

他:还没有,因为寺院那段时间开车缺人手,所以没去。

我:你今年多大?

他:25岁。

我:哦,这么年轻,90后啊!

他:对对对。

我:原来做什么的呢?

他:在老家做装修吊顶,做了七八年。

我:哦,那很早就出来工作咯?

他:是的。

我:你什么时候信佛的呢?

他:15岁。

我:哇!这么早!家里有人信佛吗?

他:我两个姐姐信佛。

我:哦,你信佛有什么特殊因缘吗?

他:小时候身体不好。

我:什么病呢?

他:羊癫疯。

我:哦,癫痫啊,这个病可不好治,发作起来是怎么样的呢?

他:每天凌晨会固定一个时间犯,发作时口吐白沫,喉咙痰声作响,人事不知,这样持续十几分钟。

我:每天都发作?

他:是的,两年多每天如此。

我:那好痛苦啊,作过什么治疗?

他:去过各大医院,中医西医都治过,我母亲还给我打听了一个偏方,就是把活鸽子杀死,剖出心脏来吃掉……现在想想都后怕……

我:真是“杀生求生,去生更远”(孙思邈语)!后来怎么好的呢?

他:念佛。

我:念了多久?

他:一声。

我:啊?!(瞪大了眼睛,往坐在车后的一行人扫视了一眼)

他:对,就一声!那是我姐让我念佛,我那时小孩子嘛,就随口念了一声,当天晚上便没有发作。

我:这也太神奇了吧!之后没继续念?

他:没有,念完这一声,就再没念了。自打那天后,直至今天,没有再犯过病。

我:真是不可思议!我也听说过好多念佛病愈的,但像你这样这么严重的病只念了一声就好得这么彻底的,还是第一次听说!那你后来再开始念佛了,是什么时候?

他:多年以后了,后来开始慢慢建立了佛教的信仰。

我:那怎么又想到出家了呢?

他:宗横法师到我们那边弘法,第一眼见到他,我就想出家。本来想那次就跟着法师走了的,家里人极力反对,最后没走成。

我:后来,还是执意要出家?

他:对,家里人拗不过,隔了半年,我就来弘愿寺做净人了。

我:现在出家感觉怎么样?

他:非常好,每天都很开心。回头想想,家里面真是乱哄哄一片,寺院很清静。

我:赞!
……
不知不觉,就到了高铁站,这是我第一次感觉弘愿寺离泾县高铁站原来这么近,在车上的时候我心中就暗暗地想,我得把这段对话记录下来。

以前读到“利剑即是弥陀号,一声称念罪皆除”,有时脑子里会飘过一丝怀疑,觉得里面的“一声”是善导大师的略带夸张修辞的用语吧?

常人消业也好,除罪也好,增福也好,开慧也好,总得声声相次、积累功行,直至量变产生质变,才可肉眼见到切实的功效吧?

但宗永法师的这个案例全然否认了我过去的想法。想想也是,就像黑屋子里,窗帘一拉开,阳光照进来的当下,不就是黑暗遁形的当下吗?

哪里需要阳光一缕一缕地积累,从量变到质变,最后才把黑暗赶跑呢?

然而实际经验中,我说的情况是比较多见的,像宗永法师这种的倒是比较少的,我想这或许跟诸多因素有关,拿念佛好病来论,是否病的原因就是单纯由冤业所致、外灵干扰所起,还是病者本身也有四大不调的问题,是否还有心性的、心理的问题等等,如若原因错综复杂,可能需要的时间确实会比较多;

若是原因简单单一,念佛单刀直入,则如一把钥匙开一把锁,钥匙一扭锁便开,决定不待扭第二下。

当然,这样“一声称念,痼疾消失”奇迹的发生,或许与宗永法师单纯质朴、干净爽朗的人格特质有关呢!

 

《宗道法师 | 一则“一声称念罪皆除”的典型案例》有一个想法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