弥陀的使者 菩萨的化身 ——刘妙音老师的入狱因缘 净宗 法师

 

弥陀的使者 菩萨的化身 ——刘妙音 老师的

入狱因缘

引言

当我再一次拜读刘老师的来信时,仍然感受到盪气迴肠的力量而热泪盈眶。

我为刘老师——我的念佛好兄弟而自豪;为刘勇等几位死刑犯,觉悟忏悔,以壮士断腕的豪气,奔赴极乐,为人生划下圆满的句号而欢欣鼓舞;

更为阿弥陀佛不捨一人的大慈大悲而感动;也为悠悠泛泛、不关生死痛痒的下劣凡夫,执着自己所习情见,自立往生条件,堵塞弥陀大悲而深生悲愍。

从今天开始,将陆续向诸网友整理公佈本人亲自收到的大狱中的来信,及相关资料。相信这些现实中的活生生的人、事,能给我们深切的警悟与鞭策,发起勇勐念佛的志愿。

愿社会祥和,人民安乐,人人免受牢狱之灾,个个往生净土成佛。

 

 

弥陀的使者,菩萨的化身——刘老师的入狱因缘

刘妙音老师,今年四十五岁,因学佛前所犯虚开增值税发票案件,于2002年8月入狱。此前在贵阳某道场带领几百莲友专修念佛,并长年讲经,深入浅出,妙语珠联,运智运悲,统理大众,深得信众敬爱;堪称人中豪杰,佛门龙象。

观其信仰情操、心境功行,并随缘施化、巧度众生,其入狱也,完全可谓是菩萨化现。

他一入狱中即为人生绝望之死刑犯翻身、擦洗、劳作,为他们带来菩萨般的慈悲关爱。

他以身说法,让犯人们懂得因果,忏悔往业,扫除怨叹,真正生起生命觉醒的力量。

凡是和他接触的死刑犯,个个受化而念佛往生净土。

他能让同监舍全部十八个刑犯,为即将赴刑场执行死刑的人念佛送行。

他在狱中为犯人行医,帮助改造***人员及青少年犯,获得狱所管理人员的高度讚赏与信任。

凡他所在的牢室充满佛法光明,犹如闭关修行的道场。

犯人们尊他为老师,敬他如菩萨,爱他胜过自己,为他铺被,帮他清理。

因刘老师有盗汗背凉的毛病,同舍犯人每人都把自己那份仅够喝的一口水,省下来供养刘老师烫脚擦背;若非感人至深,何能让死刑重犯心中,竟升起如此的柔软关爱之情。

他人在狱中,数数来信为外面的莲友破疑解惑,使能信愿念佛,还要为他们解决家庭、个人的种种烦恼,让人不禁要问:谁在牢中?谁是自由人?

刘老师现在服刑的劳改农场,约400人中总计念佛者有300多人。他在服刑,却开闢了真正意义的念佛道场。

如果不是薰染了弥陀的大悲心光,而有菩萨的大智大勇,一个凡夫何能如此呢!

 

(以下为刘老师狱中的来信)

同繫叁界狱此书值万金
——刘妙音老师的来信

南无阿弥陀佛!

董师兄、何师兄:阿弥陀佛!

昨天听到刘勇往生的消息,感受颇多,特书于信,与你们共用法乐,共明法理。

2002 年 8 月至 2003 年 6 月的 10 个多月中,我在看守所先后与六位死刑犯同舍。

众生都贪生怕死,尤其是预知死期的人,在等待被枪决的日子里,更感死亡的恐怖,因而本能地渴求解除这种恐惧,亦渴求此次生命终结后,下期生命能有一个好的安身立命之处。因此他们几乎都能闻信佛名。

 

死刑犯刘勇念佛往生小记

求道歷程

尤其令我感动的是 2005 年元月 11 号才执行死刑的刘勇,两年多一直非常虔诚地听闻名号。

在看守所时,我们在一起住了叁个月,几乎每天他都要问一些问题;

后来我到了九五厂,我们几乎是每週一信。他从一个对佛法什么都不知的门外汉,到一个很有念佛心得、至诚至信的念佛人,他的求道歷程质朴而艰辛,非常令人感动。

莲友善知识

他有一位好姐姐,对他关爱备致,看守所是不允许看法律之外的书籍的,他姐姐就按他的需要为他请经典和祖师论註,然后用书信的形式抄写给他。

我一直被他和他的姐姐感动着、激励着,我们的通信也就唯佛是念、唯疑是解,不涉其他,真算得上是名符其实的「莲友」。

栖身净土

他现在已栖身净土,法身清净,报身庄严,如毗卢遮那,如卢舍那,有能力游步十方,行权方便,任运度生!

戴脚镣的解脱者

在看守所,十七、八个人,二十四小时挤在一个四十平方米的房间,其中还有十六、七平方米的劳动空间,吃喝拉撒睡,全在里面。

他每天固定念佛一万声,后来增加到二万,散念更是不断,每天还要礼拜几百拜,这对于一个戴着脚镣的人来讲,该是多么的不容易啊!

净宗法师註:

想想我们这些身体自由、手脚无碍的人,我们在做什么呢?

听听刘勇拜佛的脚镣铁链声吧!哗、哗啦,哗啦……缓慢、滞塞、虔敬、庄严!闻之,令人动容,肃然起敬!麻将声、喝酒吆喝声、戏笑声、吵骂声、电影声、歌曲声……多么无意义的染污之声。

带着脚镣的刘勇,登上了弥陀的宝莲;

双脚自由的人,却如比赛一般兑奔地狱的门前。

望诸君,谨慎你的脚步!

刘勇尚有几封与本人的来信,十分感人。待续。此处所记刘勇的刑期有误。

 

 

【死刑犯刘川念佛往生小记】

有个叫刘川的,也是接触我后才开始瞭解佛法。

求法

他对我讲:

「我活不了几天,我也没有更多的时间去明白佛理,我也听不懂那么高深的理论,你就直接告诉我:怎样才不会再犯罪?怎样才不会下地狱?怎样才能赎清我的罪业?」

 

净宗法师点评:

求法的心。

用「我活不了几天」的心来求法!

用「我没有更多的时间去明白佛理」的心来求法!

用「我听不懂那么高深的理论」的心来求法!

用「你就直接告诉我」的心来求法!

用「怎样才不会再犯罪?怎样才不会下地狱?怎样才能赎清我的罪业?」的心来听闻南无阿弥陀佛!

 

授法

我说:

「再好不过的了!那你每天,就跟我一起念 南无阿弥陀佛 吧!阿弥陀佛能解决你所担心的所有问题。」

他问:「管用?」

我说:「除此无别!」

此后他便不再高声喊叫「冤枉啊!冤枉!」不再骂天骂地、骂共产党,而是一心一意称念名号。

宣布死刑后的十天

我 2002 年 8 月 15 日进看守所,他 9 月 1 日被宣佈执行死刑,宣佈后他又在刑床上锁了十天,9 月 10 日才执行枪决。

这期间,特别是他的手脚都被固定在床上的十天时间,我每天给他餵饭、点烟、擦身,帮助他大小便,令他非常感动。

他问我是不是阿弥陀佛派来的,

我说:「我也是阿弥陀佛所救的人,你念佛我也念佛,我们到的是同一个地方。」他听了欢喜得不得了。

 

 

临刑前的喜悦

9 月 9 日晚,他对我说:

「我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喜悦,我觉得我不是去赴刑场,好象是赴国筵。刚才在梦中我好象是到了一个,非常非常清洁、乾净、一尘不染的地方,我一高兴就醒来了。老师,你没骗我!我好感激你!好感谢!阿弥陀佛!」

净宗法师点评:

一个造作极重恶业,被囚入狱的死刑犯,接触佛法仅仅二十来天,什么修行也做不了,只能随口念佛,不是也得到了阿弥陀佛救度的慈爱吗!

弥陀救谁不救谁?

往生以何为标準?

若有念佛担心者,可慕刘川喜悦心。

 

最后的嘱咐

10 日早晨 5 点鐘,我让全舍十八人都为他念佛送行。

我一边给他沐浴更衣,一边对他讲:

「等会儿出去,你会碰到你的其他叁个同案,希望你保持正念,不要随他们瞎闹,你只管念佛,等到枪声一响,你便是极乐中人。升沉在你,你要好好把握!」

他道:

「你放心吧,老师!我就是因为傻,才判死刑,我不会再傻了,一定念着佛赴刑场,念着佛等阿弥陀佛来接我!」

 

我说:「好!你见了阿弥陀佛后,请他早点来接我。」

生命的感恩

他早上被带走时问我:「能否叫你一声师父?」

我说:「我是俗家弟子,没有资格当师父,你还是叫我老师吧。」

说完,他跪下说:「请老师受我一拜。」

我让他拜阿弥陀佛。他三拜后,便被法警带出监舍。

此时他的脸上洋溢着新生的幸福和满足。

 

 

净宗法师结评:

刘川的往生,给我们太多的启发。

他具有真正闻法的心,不是悠悠泛泛、不关痛痒、故作姿态、拨弄知见地听闻,而是面临不可回避的要被外在强力剥夺生命的恐惧,以全生命的唿喊、求救的心来闻法。

他完全依凭善知识,立知立行,毫不延搁。

他感恩善知识,以生命的庄严完成最高贵、最庄严的礼拜,那是生命的庄严、生命的觉醒、生命的感恩,那是告别谬误走向真理的礼拜,告别黑暗走向光明的礼拜,告别轮回走向解脱的礼拜,告别无常走向永恆的礼拜。真正令人感动!

人能终其一生,有此一拜,足矣!反观我们日日的行为,竟以拜佛作为功课,向佛讨要往生,真正亵渎了广大的佛恩。

当别的刑犯,怀着恐惧、迷茫,双腿瘫软被拖赴刑场之时,他满怀对善知识的感恩、对前途的喜悦,伴着六字佛名,轻快地、永久地告别这浊恶多罪的身心。

 

刘川一生虽傻,最后一点不傻;

比起一世聪明,最后一着煳涂者,实是大智慧、大福报。

经曰:善知识是解脱成佛的全因缘。刘老师可谓是也。

以四摄法,弘六字名;引地狱人,向极乐界。

开示念佛,言短切要;

最后嘱咐,珍重殷切。

 

【死刑犯杨正全念佛往生小记】

 

惧罪求救

同舍有个叫杨正全的问我:

「我背了两条命债,不知阿弥陀佛要不要我?我的罪业这么重,是下十八层地狱的人,我不想下地狱,不想再受苦,而且我还想去救被我害死的那母子俩。老师,我的生命是以秒为计算单位了,很快就会死的,救救我吧,老师!我给你磕头了!」

 

闻法欢喜

我对他说:「你给阿弥陀佛磕头吧,只有他才能够救你。」

于是我把阿弥陀佛如何发愿,如何修行,如何成就极乐世界,以及六字名号是实相身、为物身,具足称念必生的功德,特别是善导大师「善恶凡夫得生者,莫不皆乘阿弥陀佛大愿业力为增上缘」以及「念佛皆得往生」等道理讲给他听。

 

 

他越听越欢喜,对念佛往生的信心十足,法喜充满地对我讲:

「老师我懂了,我好象听到了阿弥陀佛在唿唤我,我一定会紧紧抓住阿弥陀佛不放,一定跟他到极乐世界,到时候我与阿弥陀佛来接你。」

 

如痴念佛

我们在一起生活了一个多月,看到他每天念佛如醉如痴的样子,真像一个很有修行功底的老修行在念佛,对名号以外的事都不感兴趣。

 

觉悟前非

有人问他:「你不是天天都要写上诉状吗,为什么现在不写了呢?」

他说:「以前总想侥倖苟活,总想推脱罪责,现在我才明白,那是对亡者的再次亵渎,是对亡者的再次犯罪。自从老师给我讲了因缘果报的道理后,我就知道,即使侥幸逃脱了法律的制裁,也逃脱不了困果报应,所以我不再昧着良心搞什么上诉,我还是安心念佛去往生,然后再来救他们母子俩吧!」

 

不负佛心

由于调监,我们分开了,但听其他人讲,他每天除了念佛还是念佛,而且还叫其他人跟着一起念。

后来,有一位从看守所到九五厂来服刑的人对我讲:「杨正全刑前让我告诉老师,他说请你放心,他会念着佛走上刑场的,他一定不会让老师和阿弥陀佛失望的!」

听到他人说他刑前如何沐浴更衣、烧香(香烟)、拜佛、念佛,气定神闲地念着佛跟着法警出监舍时,我不知是什么心情,居然流泪了……

还有李勇等三位也是念着佛走上刑场的,因为篇幅,就不再细述,将来我会为他们写往生集的。

(待续)

点击以下链接,继续阅读

——与在狱弟子  刘勇   的信函往復(一)

http://www.jtz18.com/archives/741

《弥陀的使者 菩萨的化身 ——刘妙音老师的入狱因缘 净宗 法师》有2个想法

  1. 沉迷苦海,苦海无边;因苦念佛,苦尽佛来!反思自己也是带着脚镣的罪囚,若无弥陀,只能向地狱、见阎罗;幸遇弥陀主动、平等、无条件之救度,并得恩师剃度,形作沙弥…愿作如来使,弘法利有缘;同截五恶趣,同生极乐国。

  2. 南无阿弥陀佛,随喜赞叹。发大菩提心,作如来使,弘法利有缘;同截五恶趣,同生极乐国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