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们 为什么 会念 阿弥陀佛

 

我们  为什么  会念 阿弥陀佛

 

 

说到阿弥陀佛,有人会觉得离我们很遥远,也有人会觉得可望而不可及,在哪里呢?怎样去抓住他呢?他是什么样的长相呢?他是什么样的声音呢?这些我们都觉得很陌生。他毕竟是在佛的境界,而我们是在凡夫的境界,如果双方之间没有联络的话,我们怎样到净土去呢?

 

阿弥陀佛对我们呼唤的声音,就是六字名号。

 

一般的人念佛都这样认为「是我在祈求阿弥陀佛救度」,是我在呼喊他:「南无阿弥陀佛,请你来救度我!请你一定让我能够往生。」

 

我们总是从这个角度来体会、来认识——是我在呼唤弥陀。可是,依据善导大师的教导,对于这一句尊贵的佛号,要体会是弥陀的召唤。

 

在阿弥陀佛的誓愿当中,明确地对我们说到「欲生我国」:「你要往生到我的极乐净土!」

 

如果是一个空头的说法,怎么去往生呢?在这里,弥陀呼唤的声音就有血有肉、生动起来,南无阿弥陀佛这句名号才来到我们心中。这句名号从哪里来?

 

有人说是从录音机里听来的,有人说是师父教的,其实这都是看现象,没有看到本质,看到末流,没有看到源头。这句名号来自于阿弥陀佛深重的悲心!

 

就好像我们接收电视节目,电视机里有播音员的图像、声音,我们简单地认为,这是从电视机里放出来的。但是从根本上来说,它是从电视台发送出来的。

 

我们念这句「南无阿弥陀佛」,是我们接收到了阿弥陀佛呼唤的内容,它是有根源的。如果它的根源在我们心中、在我们这个世界,那就没有源头了,因为我们的心是无常生灭的,

 

怎么能够找到解脱之道呢?这句名号,从我们这边来讲,是接收内容,它的源头在遥远的极乐世界。

 

 

 

虽然遥远,但是《观经》里说:

「阿弥陀佛去此不远。」从里程上讲,十万亿佛土,可是以简简单单的六个字,把弥陀与众生紧密地联系在一起。

 

六字名号,是从弥陀的悲心当中散发出来的,在他没有成佛之前,作为法藏比丘的时候,就为十方众生发出了普遍的召唤:

 

「我要令你们往生我的净土!我如何令你们往生我的净土?我要成就不可思议的名号功德,普令十方造罪无善之辈仰仗我的名号,往生净土。

 

如何仰仗我的名号?很简单,单以口称南无阿弥陀佛。简单易行,就可以到达我的净土。」

 

由于弥陀这样至心的召唤,所以才有我们今天能称念出「南无阿弥陀佛」,所称念的名号是这样的尊贵,即使是大街上的一个面目骯脏的贫穷乞儿,他能够念出一句「南无阿弥陀佛」,本身就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。

 

我们任何人,回想到自己修学佛法的心路历程,大家想一想,是我们主动来追求南无阿弥陀佛的吗?

 

我们会觉得:「是我的邻居、亲戚或者佛友叫我学佛念佛的。」

 

其实真正的动力不是他们,他们不过是借助的外缘,根本的力量来自于弥陀的誓愿。

 

《佛说无量寿经》里有一首偈子:「若我成佛道,名声超十方,究竟有不闻,誓不成等觉。」

 

当我成佛的时候,我的名号要遍布宇宙,十方世界任何角落都能听闻到我的名号,若有一个众生不能闻到我的名号,那我誓不成佛。所以我们今天闻到阿弥陀佛的名号,不是因为耳根发达,是弥陀主动地从遥远的地方送到我们面前。

 

当然,佛的智慧无量无边,有种种不可思议的方式。包括这个念佛机,也可以说是「阿弥陀佛欲令法音宣流,变化所作」

 

「这个塑料机有什么了不起呀?」塑料机固然没有什么了不起,它所念的「南无阿弥陀佛」六字名号,那就是了不起。「欲令法音宣流」,「法音」即六字名号的救度声音。要普遍地宣扬、流布,「变化所作」而成为念佛机,让我们听闻到;

 

或者成为一个六字名号的字条,贴在什么地方,让我们见到;或者是莲友念出来,让我们听到;

 

或者是在《济公传》里,济公也念,《济公传》一放,功德无量无边,小孩子都会念了:「鞋儿破,帽儿破,身上的袈裟破……南无阿弥陀佛,南无阿弥陀佛」,通过种种不可思议的因缘让大家接触名号、了解名号。我们接触名号是被动的,不可能主动接触名号。

 

弥陀救度我们是主动的,弥陀的主动不是今天才这样,是在兆载永劫以前,身为法藏菩萨的时候为我们发愿。

 

主动发愿,没有和我们商量,法藏菩萨四十八愿,我们有哪一位介入啦?我们都是坐享其成,是阿弥陀佛的大愿,把我们十方众生一网就捞进来了,阿弥陀佛一个人,要承担十方众生的解脱。

 

所以,我们都要以「佛念我」的心态来念佛,自会倍感亲切,倍感安心!

选自:《净土宗大意》

 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